白发之美——纪录片《银装素裹》
来源: | 作者:hyirdcc2011 | 发布时间:2019-12-30 | 1319 次浏览: | 分享到:


我始终认为一个国家是否强大,你就看弱势群体的命运。

这里的“弱势”不仅仅是身份的限制,或者后天带有某种缺陷,也包括了老去。

我们害怕老去,就像我们害怕失去一样,这是很广泛的问题。

一直以来我们的教育缺乏对身体的关注和了解,始终是一件羞于表达的事情,年轻时的身体不能获得赞美,

年纪大了就用“迟迟暮年垂垂老矣”来形容了。


柬埔寨吴哥窟中的大蛇浮雕


少年时读美少年阿多尼斯和爱神阿弗洛狄忒的爱情故事,阿多尼斯多美啊,给野猪咬死了,

着爱人的尸体,阿弗洛狄忒也觉得很美,让这样的身躯化为秋牡丹,留存世间。

这就是对身体的尊重,对美的尊重。


《银装素裹》海报


《银装素裹》开拍前我定了一个基调:女性、年龄大、某种美、与中国有关系。

选择了海播创业以来关注的四个人物:

92岁的Miss Dally、102岁的Tao、85岁的陈若菊和71岁的Tomoko


--------------------------------------------------------------------------------

Miss Dally


Miss Dally是世界礼仪皇后,和好友James时常沟通,几年下来拍摄了不少她在中国的故事。

我羡慕这种将爱好当人生并且乐此不疲的人,它会让人很单纯,单纯是一种生产力。


2019年夏,与Miss Dally在中国广州


今年导演曾婷去采访Miss Dally,我觉得她不可避免的苍老了,但依然很有活力,

想起陈可辛导演的一句台词:“如果岁月硬要刻上你的额头,就不要让它刻上心头。”

微笑,是我们给Miss Dally的核心词。


授课中的Miss Dally


--------------------------------------------------------------------------------

Tao


Tao很传奇,我发现传奇的人是有传承的,比如她与甘地、与乔伊斯、与艾扬格等等。

传奇是大历史当中你扮演了一个小角色。

当然你如果是一个大角色,更能名垂青史了,谁知道你要不要付出更多呢?

当然,如果时间和生命足够长久,小角色就足够了。


2017年夏,与Tao在中国广州


有一年,朋友希望我去印度拍摄艾扬格大师,刚创业,企业怎么活下来都是问题,婉言谢绝了,

现在想来真是人生的遗憾,2014年他去世了......

不可否认,记录是对残酷岁月的一次拯救。勇气,是我们给Tao的核心词,也是给我们自己的。


高龄的Tao仍在坚持瑜伽


--------------------------------------------------------------------------------

陈若菊


幸好当年我们保留了陈若菊先生的影像,这恐怕是她最后一次接受采访。

与她相见在北京晴冷的冬天,她一头银发,那么健谈,

她说丈夫周令钊先生不能接受采访了,上一个采访摔了一跤,动不得了。


2012年冬,与陈若菊先生在中国北京


没有不好的消息,想来周先生应该康复了,再收到消息时,她却走了。

先生在影像中谈论最多的是自然,心态的自然,艺术创作的自然,这就是先生的核心词。

形容若菊先生,我用了《三国演义》中罗贯中描写华佗的一句话:鹤发童颜,飘然有出世之资。


--------------------------------------------------------------------------------

Tomoko


和阿多尼斯一样,我们觉得离开的身体也是美的。

起初我还想找一位人物——梵高奶奶常秀峰,

一位农村妇女从河南南阳来广州带孙子,自学成才,画出了美丽的画作。

她的儿子江华问我为什么选择她?

我说前面几个老太太很优秀,年轻时就自带光环,而梵高奶奶身上有长者最天然的力量。

很可惜,江华跟我说老人快要走了……


2019年春,与Tomoko在柬埔寨暹粒


我很想寻觅一种老者的天然力量,一个平凡老人身上拥有的一种力量

——我面前的Tomoko已经喝了3杯冰冷的啤酒了,风趣的讲着她年轻时的故事。

柬埔寨炎热的天气让她爱上了略带刺激的东南亚菜和冻啤酒。


畅饮的Tomoko


我们相识在5年前,我去柬埔寨旅行,所住的小酒店里挂了不少很好看的油画,

经理告诉我是一位日本老太太开办的学校学生的作品。

Tomoko这8年来一直在教柬埔寨的孩子画画,红色高棉战乱中大批教师被屠杀,她就来了。

一面之缘,相隔五年。我决定带着摄制组再去柬埔寨,找到Tomoko,讲述她的故事。


跟随Tomoko修习美术的孩子们


这群贫困的孩子与Tomoko相隔万里,两个国家,两种环境,是什么触动了她?

讨论会上大家说是善意。“善意”是孔子说的“仁者爱人”吗?

我们该如何解答这种无差别的爱呢?

烈日当空,走在吴哥寺门前的大桥上,修罗和阿修罗搬动着大蛇娜迦,

翻动汝海,世间万物,善恶情仇呼之欲出。

我想这种“善意”就是对世间的包容吧,

那些温存的、血腥的、善的、恶的、人性使然的,统统欣然接受。

这是大爱,显然不易。


柬埔寨吴哥窟

 

4个故事完成了,每一位老人呈现出来完全不一样的生命状态,微笑、勇气、自然和仁爱。

我跟艺术总监李夫说,明年我们做10集吧,让老去变得不再恐惧,让我们对生命更加释然。


苏华老师所书的《银装素裹》


最后要题写片名了,邀请著名画家、书法家苏华老师提笔,这钢劲儿的笔触里像极了女性的生命呈现,让人叹服。


银装素裹,雪白得就像老人两鬓的白发,又带着一份优雅、盛放的状态。

这就是我们全部的立意,全部的心思。


(纪录片《银装素裹》已提交广州国际纪录片节、伦敦国际纪录片节、柬埔寨国际纪录片节等,即将登录各大视频平台)